不要随便关注我哦(´-ω-`)

喜欢罗云熙、喜欢边伯贤,喜欢一切真诚可爱的人。不要随便关注我。讨厌奥利奥。

    战乱时期,世道不太平。但这也并不妨碍没被战火波及到的地方的人们享受生活。戏子是青城梨园里的角儿。因为生的好、身段比姑娘还婀娜,唱的尤其妙,戏子成了当地的名角儿。人们喜欢在茶余饭后花上几个子儿,坐在梨园里边嗑瓜子边听戏子缠缠绵绵的唱一段风月,可以暂时逃避忙乱的生活。


   不久,青城来了一位将军。将军喜欢听戏,听了几回,就看上了戏子。他给戏子送名贵的礼物,带戏子出去兜风,戏子没法拒绝。一开始是因为不敢,后来是不愿。将军对他是真的好,戏子看得出来。


   秋天,落下第一片叶子的时候,戏子搬进了将军的住所。将军每天带着他各处去逛,给他讲自己以前的故事,戏子不再登台,但是每天晚上都会给将军唱上一段戏。日子就这么和和美美的过下去,偶尔有那么几句风言风语,说他们两个男人在一起有伤风化,不能长久,他们也不在意,反正日子是自己的。


   次年冬天,敌军的进攻加剧了。将军接到了一封电报,他要去前线了。戏子心里难过,面上却不表现出来,每日照旧过日子。终于到了将军要走前一天。夜里将军和戏子都舍不得睡,戏子破天荒的扮上了妆,给将军唱了一出柜中缘,纠纠结结到了天亮,戏子恍惚睡了,将军怕把他惊醒,小心的打点好一切,踏着雪走到门口。队伍已经集结完毕,就等将军一个命令。将军最后看了一眼自家的大门,离开了,这一走就再也没有回来。屋里,戏子听到大门阖上的声音,这才睁开包着一汪眼泪的眼睛,手里紧紧攥着前天夜里他从将军衣服上拽下的一颗纽扣。


   前线战事吃紧,将军走后,戏子又回到梨园继续老行当。最初那几年,街上传的每一份报纸,只要提到了前线,戏子就会裁下来,拿回家仔仔细细的看。可是将军只是一个小将军,算不得什么有名的人物,报纸也不会特意提到名字,更不用说大篇幅报道了,戏子渐渐失望。


   又过几年,敌军进攻离青城越来越近,人人自危,也没人有闲情去听戏了,梨园的班主索性解散了戏班子,自己逃命去了。戏子不走,他靠着将军给他留下的财物和自己这么些年的一点积蓄过活,他要等着将军。

   

   这年冬天,青城到底没能挨过去,敌军攻进了城,戏子到底没能等来他的将军,在一个下雪天里,抹了脖子,死的时候手里还攥着那枚纽扣。


齐乐容容(二)

有私设,人物严重ooc,不上升真人!!!!!


醒过来时,已是第二日清晨。一丝丝阳光透过厚重的床帘,容乐揉了揉眼睛,起身掀起帘子。


“醒了?饿不饿?”容齐本来正坐在卧房的书桌前,手里拿着的书已经翻了半本,听到声音立刻转头望向容乐。容乐耳朵漫上一抹可疑的红,不自然的别过头去,“我又不是猪,醒过来就要吃!”容齐笑笑,“是是是,你不是猪,我的漫儿怎么会是猪呢?”听到这话,容乐嘟嘟嘴,强自镇定的说道:“泠月呢?叫泠月进来,我要洗漱,你先出去!”“好。”容乐的话,容齐自然没有不听从的,他走到容乐面前,俯下身子“那我在前厅等你,一起用膳。”“知道啦!”容乐伸手推他,“你快去吧!”容齐这才笑笑,走出卧房。


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门后,容乐才拢了拢衣衫,带着笑下了床。自从怀有身孕,她就总是格外嗜睡,口味也变了不少。容齐为了不吵到她,曾想过要分房休息,被容乐断然拒绝,盖因自成婚以来,她就从没和容齐分开过,每晚都和容齐相拥而眠,已经习惯了容齐的怀抱。

一通洗漱完毕,时间已经过去了小半个时辰,容乐怕容齐等的急了,脚步略快了些赶往前厅。一入门恰好撞到容齐怀里。“走的这么急做什么,当心!”容乐望着皱起眉头的容齐瘪了瘪嘴,“我这不是怕齐哥哥等得急了嘛~”“你呀!”容齐点了一下她的额头,扶着她慢慢走进房里,“除了你,我还有什么可着急的,倒是你,如今已经是有身孕的人了,走路要多多小心,知道吗?”“知道了!我自己的肚子我自己清楚得很!我们的孩子老实着呢!”容齐无奈笑笑,扶她坐好,自己随后在她身边落座,“欸?今天怎么没有青梅糕?我想吃青梅糕!”“咳,”容齐咳嗽了一下,“青梅糕今日膳房没有准备,若你想吃,我现在就吩咐下去速速准备,可好?”“想吃齐哥哥亲手做的!”容乐得寸进尺,眯着眼望着容齐笑,“也好,”容齐笑着望她,用手摸摸她的头发,“那我现在就去准备,好吗?”“嗯~”容乐歪歪头,“齐哥哥陪我吃完饭再去好不好?”“好,”容齐扶着她的额头,轻轻印下一吻,“都听你的。”


最近在忙上课放假的事,更新非常不及时了,抱歉。tag如有误,评论通知,一定改。


我以前到底为什么喜欢奥利奥啊,我眼瞎了吗???!!!!


这两天活动很多,所以不一定能按时更新,抱歉


齐乐容容 争取写甜宠日常(一)

人物有私设,超级ooc(因为没看过原著,剧里对手戏份又不多)这个主要是婚后有孕的甜宠日常,勿上升真人


“齐哥哥!”


从梦里惊醒的时候已是深夜。容乐伸头探额头,摸了一手的汗。身边的床铺还是温热的,显见的那人离开不久。想到梦里的那一摊血迹,容乐心里止不住的发慌,她急急忙忙披了衣服,连鞋都没穿就往前厅跑。她最近也不知是怎么了,总做光怪陆离的噩梦,醒来见不到容齐,总疑心噩梦成了真。


“怎么了,漫儿?”刚走几步,就撞进听到声音赶回来的容齐怀里。容乐眼眶里含了满眶的泪,见到容齐就突然委屈的不像话,她把头埋进容齐怀里不说话,眼泪打湿了容齐肩头的衣服。“做噩梦了?不怕,我在呢。”容齐任她抱着,用手轻轻拍着她后背。容乐点点头又摇摇头,“我就是想你了。”“你呀,”容齐站定看着她笑,“我不过是突然想起来还有一个折子没有批阅,看完我就回来了,左右不过半个时辰,有什么好想的?”“我不管!”容乐嘟着嘴,“你不抱着我,我睡不着!”“好好好,”容齐眉眼弯弯,刮了下容乐的鼻头,正要说话,低下头看到了容乐光着的脚。“怎么不穿鞋就跑出来了,地上多凉!”他蹙起眉头,一把拦腰抱起容乐,容乐吓得小小惊呼一声,手急忙圈上他的脖颈。走到床边,容齐面容看着尚且平静,放下容乐只是不说话,容乐立马垂下头,等了一会儿,她抬眼怯怯的望着容齐,“齐哥哥?”,容齐忽然低头一口咬上她嘴唇,不疼,就是有点始料未及,他亲的用力,容乐有点喘不上气,她伸手抓着容齐衣服的前襟,头止不住往后仰。好一会儿容齐才停下,却也不离开,鼻头轻蹭着她的,唇贴着她说话“以后,还记不记得出门要穿鞋?嗯?”他声音有些哑,说话的时候嘴唇时不时擦过她的,容乐听着听着耳朵就红了,她不敢反驳,又没法点头,只能轻轻眨眨眼。“好了,睡吧。”容齐笑着放开她,容乐立马钻进被子里,容齐在她身侧躺下来,容乐又自发自动钻进他怀里。


许是这些日子劳累过度,不过半柱香功夫,容乐耳边就传来了容齐轻浅的呼吸声,容乐挪了挪身子,侧身看着他。这个人,睡着了手也紧紧箍着她的腰,从小时候就是这样,看似温良,实则霸道的很。她心里满是柔情,探出一只手半空中描摹他的侧脸。


正是 深夜时分,外面传来虫鸣,她又忽而想起自己的梦,这一个月她老是做一个同样的梦,奇怪可怕的很,在梦里,她和齐哥哥分开了,她嫁给了另一个人,她不爱齐哥哥,甚至还不停伤害他,梦里的她令她自己都感到陌生和厌烦,她自小就和齐哥哥在一起的,齐哥哥这么好,她怎么会爱上别人呢?也罢,不过是一个梦罢了,容乐闭上眼不再想。爱人在身边,她心里平静,困意很快涌上来,一夜无梦。




文笔不好,凑合着看,主要是容齐太惨了,所以自己动手丰衣足食,ooc的过了,我自己也觉得,唉╯▂╰也不知道该带什么tag,带了不适合可以留评论告诉我,我改。


圈地自萌,在你圈我估计是圈地球吧。到处ky有事儿吗?你咋不去另一家下面ky呢?这也是攻受分明是吧,对方气场太大不敢ky是吗?呵呵


hello?有些人有事儿吗???什么叫cp粉都是他的粉???我寻思着,要都是他的粉,也不能看着他被嘲被骂也一点反应都没有吧,如果只知道吃“粮”对他的死活都不关心的话,我劝你还是不要随便领粉籍了好吧,我才知道这家的粉籍这么好领的哦(´-ω-`)说话这么不严谨,我看你是缺少社会主义的毒打。这句话可太容易被黑子截图做文章了,我佛了,真的求求有些所谓cp粉做个人吧,别给他招人参了。你们招了黑都是唯粉去空瓶去洗,唯粉一天天事儿可多了,真没空管你们,如果大家相安无事谁愿意日你们啊?又不是吃饱了饭撑的@_@,你们招了黑,唯粉去控骂几句又要说粉圈恶臭、毒唯横行,我寻思你骂唯粉的时候那么能,怎么黑子一来就往后缩呢???整天说cp粉苦,唯粉难道不苦吗?给你们擦着屁股,蒸煮还要被你们骂(顶着他的头像骂他丑这种操作,我真是头一次见到),你圈才真的是圈子恶臭吧,从根儿上就烂了,我见过最戏精的cp粉了,我狗的其他见过面的cp人都没这样过,这家真真是给我开了眼界。

晚风吹行舟


陆晚风和顾行舟,可以


他真好。


有些人啊,唉

向来不知道写同人文的嘴也可以脏成这样……我不粉角色纸片人,但是看到你们这么ooc抹黑角色就受不了了,如果人物偏成这样了,还叫什么同人文,你干脆自己开一篇原创好不好?!!!另,之所以在评论里怼你――怼你就怼你,还需要理由吗?看不惯可以不可以?